御子柴樱

日漫/国漫/欧美圈都混
不定时更文/不定时画画
都很糟糕,但谢谢你的喜欢。

『铁虫』dear

『铁虫』dear

怀孕生子

非ABO

人物OOC严重

避雷注意

1

  Peter觉得自己最近变了。

  他觉得自己最近变得很奇怪,非常奇怪。 

  首先,是他的精神,他最近老是睡不够,明明已经尽量把睡眠时间调整成为了9个小时,但是他还是在第二天感觉的没有精神,没有力气,想睡觉,无时无刻都想睡觉,他已经收到了许多老师的谈话,并且有一次他竟然在物理考试中睡着了,结果得到了留堂重考的结局。

  其次,是他的身体,他的胃最近像是不受他的控制,总是突然的翻江倒海,胸也闷得要命,经常想吐,也确实经常的吐,有时他把自己吃的东西吐完了,便开始干呕起来,而且他最近的口味也越来越奇怪,他竟然对自己最喜欢的三明治感到了反胃,而对May做的他以前认为味道奇酸无比的柠檬蛋糕爱不释手。

  Oh!shit!!这个世界是怎么了?自己是怎么了?当Peter再一次被老师请到办公室喝茶后,深夜Peter坐在皇后区一栋大楼的楼顶上这么想。

  难道是和蜘蛛同化太久的毛病?以前就总是看到蜘蛛裹个茧把自己包在里面,只有外面的网上有猎物上钩才出来,那它们都在茧里干嘛?不会都在睡觉吧?蜘蛛是这么嗜睡的昆虫?而且它们的口味也太奇怪了吧?唉!不行,以后需要好好研究下蜘蛛了…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Peter又感觉到困了,四处张望一圈发现也没什么事,Peter又荡着蜘蛛丝回到了家里,睡衣也换就躺倒在床上睡着了。

  Peter没太在意这件事,因为他觉得这只是蜘蛛搞得鬼,最近复联的人很忙,之后有时间他可以请Tony好好看看,毕竟在复联基地里有班纳在,他可是生物学的好专家,这种小问题应该很快能解决,他只需要挺过这断时间,直到发生了一件事,他才明白可能这不是蜘蛛搞得鬼这么简单。

  事情是发生在星期天的下午,他在日常巡逻时发现了一党抢劫犯,3个男人,抢劫一家金饰店,看起来收获不错,满满两个大袋子,Peter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他们附近。

  蜘蛛丝发射,黏住了他们的脚,反应不及时,他们摔了个狗吃屎,再来用蜘蛛丝黏住了装金饰的袋子,一勾,便将金饰袋子两个都带到Peter身边,他抱着金饰袋子荡着蜘蛛丝来到金饰店门口,将袋子交给着急追出来的老板并叫他看好,自己便要去追那三个抢劫犯,原本是一件很轻松的事,但Peter竟然在追到他们跟前时一时失了神,回过头来尽然被一个挣脱了蜘蛛丝的人一棍子打到在地,男人很高大强壮,这一下他使了十分力气,Peter只觉得头疼的要死,他起身摸了一下头竟摸了一手血。

  "Oh,shit!这下要怎么和May交代…"

  虽然花了一点时间,但Peter还是把三个男人都制度了,并且交给了随后赶到的警察,但这个样子他实在是不敢回到家去,于是他荡着蜘蛛丝来到了他唯一好朋友Ned的家里,从窗子爬了进去,把正在玩游戏的Ned吓了一跳。

  "嘿?!Peter?!你怎么了?"

  "嘿…Ned,我需要你的帮助…"

  "怎么了Peter?Oh my god!你的头怎么了?"

  "我刚才在追抢劫犯的时候被打的…"

  "什么!?"Ned吃惊:"等等我去拿急救箱。"

  之前有蜘蛛侠的头套带着,只是摸到了一手血,但真正当Ned拿着急救箱过来治疗时,才发现伤口的严重性,他对Peter说:

  "Peter,我想我们该去一趟医院,这口子不是我拿纱布可以包得起来的。"

  

  于是乎,皇后区医院,Peter坐在医院病床上,表情凝重。

  后脑勺10cm的一道口子,缝了14针。

  Ned坐在他的床前,也没有说话。

  许久才开口:"Peter,你是怎么了?"

  Peter转头看到,一副不理解的表情。

  Ned摇摇头:"不,我的意思是,Peter你最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你变得很奇怪,不,不应该这么说,怎么说…你看你最近在学校里也是,感觉你像是生病了,这次也是,Peter,你是蜘蛛侠啊!你怎么会让一个抢劫犯伤了你?还这么严重?你又不是以前的Peter。"

  Peter一怔,他看着Ned,把他最近的事和Ned都说了一遍,包过他的想法。

  "所以…你是说,这是蜘蛛的原因。"

  "是的。以前我是这么想的,但是…即使是蜘蛛,也不应该在我有生命安全的时候受到伤害,我觉得那是我比自己以前还弱,以前我之前还可以躲开,到那时,我就是失了神…"

  "所以…这不是蜘蛛的问题?"

  "是的,我想这应该是我自己的问题。"

  "Peter…"Ned没说下去。

  过了许久他才道:"其实我觉得,你刚才形容的你身体的状态,和我最近怀孕了的阿姨好像…"

  "What?"

TBC

  

评论(14)

热度(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