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子柴樱

日漫/国漫/欧美圈都混
不定时更文/不定时画画
都很糟糕,但谢谢你的喜欢。

(轰出胜)城高塞上

轰出胜大三角

中国古风paro

太子轰×宦官久×将军胜

ooc严重,避雷注意

文风意识流

脑洞清奇

自娱自乐产物

   1
   请命进宫遇美人
  
   未时。
 昏暗的小房间里弥漫着血的味道,还有不少人的呻吟声,而在这间房间外的房间里,还时时有惨叫声透过厚厚的门帘钻进这间房间里,听得房间里的人都表情扭曲的摇头。
 绿谷也在这些人之中,只不过他没有呻吟,也没有扭曲的表情,他只有眼泪不停不停地顺着自己的脸颊去润湿枕头。
 疼,好疼,特别疼。
 即使到了现在,即使已经过去大半个时辰,那种疼也实实在在的还在着,而且有有增不减的趋势。
 他的心脏在猛烈的跳,这种疼牵动了他的肚子,一次又一次的抽痛,他的双腿已经没有了知觉,嘴唇发干,但他也没有伸出舌头去舔湿它的力气了。
 “哗——”门帘动了,一个哭喊着的人被抬了进来,就放在了他的旁边,绿谷斜眼,还能看到他扭曲到极点的表情和滴滴的汗水以及暴起的青筋。
 唉。
 他在心中叹了口气。
 
 英雄朝火历二十年3月,4年一次的宦官宫女进宫的日子。
 绿谷就是其中的一员。
 
 他本是爆豪丞相府上的一名杂役,在爆豪府爆豪胜己将军,他的幼驯染被皇帝指派征战边疆战事的第二年,他被府里一个家仆坑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报名了宫中宦官的名额。
 他母亲绿谷久子知道这件事后直接在厨房晕倒过去,府中的女主人爆豪光己也说可以帮他压下来,但他作为一个杂役,真的不想去欠下夫人的恩情,毕竟这么多年来光己夫人对他,对他和他妈妈都照顾有佳,而且宦官都是宫里的人,如果因为这种事让夫人得罪了宫里,他真的觉得不值得。
 他在安抚了自己的母亲后,在对府里老爷和夫人再三道谢后,在规定日子,到宫中报道去了。
  
 这一天,他失去了他的命根子。
 
 身下的伤口要七天才能长好,这七天里,他们只能这样躺在这个房间的床上,今年进宫的人也很多,大大的房间基本都被躺满了, 第四天绿谷能说话了,他问了旁边躺着的人,才知道这里的很多人都出身农村,因为报名宦官是有钱的,而且钱还不少。很多人为了解决家中一时的困难,就会来报名,这也是为什么宦官的人数会很多。但绿谷他并没有拿到钱,也许他知道,但他不想再去深究了。
 这几天里,他们的饭食都有人前来喂食,他们只需要躺着,但是也不是闲着,这七天里,每天都会有老太监太给他们讲宫中的礼仪,每个人都要好好听着,因为他们只能听这一次,这之后没有人能给他们讲,而在宫中,很多事都关乎着他们的性命,所以没有人不听的,每个人都听得格外认真,这毕竟也是关乎着他们性命的事。
 七天后,会有大总管来给他们分配他们该去的宫里做事。 这也关乎着他们的命运和未来。
 绿谷在爆豪府里的时候,平时都在学习和应付着他脾气暴躁的小少爷,然后做府里的各种活,很少去了解一些家长里短的事,即使后来爆豪升为将军该去边疆打战了,他也没心思去了解。
 所以,关于宫里的事,还是从一位知道的很多的小个子口里知道的。
 小个子告诉他,在哪做事就决定了这个宦官的命运。
 因为一个太监,想要好日子也要靠着自己的主人,这主人好了,太监自己也有好日子过。
 而在着皇宫里,其实没有太多地方可以去的。
 因为这当朝的皇帝——安德瓦轰炎司,只有一个妻子,也就是他的皇后,是最不得宠的,皇帝她都不去她那里,还给她禁了足。
 所以去她哪里,基本等于永无出头之日。
 除了这个皇后,皇帝再也没有其他女人。
 所以,靠妃子在这里行不通。
 这安德瓦皇帝还有4个孩子,大皇子失踪,宫里只有3个孩子。
 去大公主和二皇子那里都不错。
 但值得去的,还是太子,他的小儿子轰焦冻那里,太子轰焦冻能力强头脑好。,虽然这个太子很不待见皇帝,但皇帝对他的喜欢可以说是特别实在。
 但凡有好东西进宫里,首先第一份肯定是这太子殿里,而且听说这太子脾气怪得很,皇帝送来的东西他都不要,都送给下人了,听说在他身边的太监捞了不少好处。
 如果这几个宫都没进,要么剩下就是皇帝身边,虽然不大现实,其他也就是各部门了,其中的好处就看在什么部门了,不过听说御膳房不错,山珍海味特别多。
 绿谷听完也没多大反应,很多东西他都不太懂,他不求去到太子身边,虽然他承认太子府对他的诱惑力很大,但从描述中看,其实太子是很难相处的人,绿谷并不想去侍奉这样的人。
 要说实在的,他其实想去藏书阁,那里的书是这个朝里藏书最多的地方,这也是最吸引绿谷的地方,他在里面可以学到很多东西,等到来年出宫,也不至于一无所过。
 因为他听说过,他所崇拜的,江湖中的那个传说中的英雄高手——欧尔麦特,唯一留下来的一本武功秘籍,就在这藏书阁里。
 至于皇后那,虽说很抱歉,但他也和大家一样,不想去。
 
 七天后,大总管如期而来。
 所有人都收拾好东西,走出他们待了七天的房间,来到大堂齐齐跪下,等待分配。
 大总管姗姗来迟。首先是意思意思讲两句。然后让一个下人拿个布袋跟在后面,自己一个一个走到跪着的人跟前,弯下腰,伸出人向跪下的人要什么。
 跪着的人一看,立马识相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个钱袋,放到了大总管手里,大总管颠颠,然后满意的点点头又走向另一个。
 绿谷傻眼了。
 感情有钱能使鬼推磨啊!他心到不妙,来之前,光己夫人就给他了一个钱袋,但他因为不好意思没去接,现在想来真是一点都不明智。
 不一会儿,大总管就走到了他的面前,他跪在地上仰头看去,大总管的脸在他的眼睛里就像是恶鬼一样,他咬了咬下唇,往自己的包袱里摸去。
 绿谷有一个钱袋,是他的母亲为他缝的。
 钱袋有一个巴掌那么大,但总是装不满的,也不是府里不给他发钱或者他的钱少,相反,也许杂役里钱最多的就是他了,但这些钱他一半给母亲,一半攒下来,府中的胜己少爷每逢年生辰,定是要了他快装鼓的钱袋去买了不值钱的玩意儿。
 也不知道他要干嘛,但想想毕竟是自家少爷,年纪又实实在在小着自己,绿谷到底从来就没火过。
 而这次,虽然这少爷打战走了一年了,但进宫钱他将钱袋分了母亲一半之多,这钱袋里碎碎的铜板还真没几个钱。
 他将钱袋拿出双手捧住向大总管面前奉起,那大总管拿起钱袋,颠了颠,脸色就变了。
 绿谷想,完了。
 
 果不其然,大总管所有人走过一遍后,就直接给他分配到了那不招待见的皇后那里,走之前还甩给他一个脸色。
 
 
  

 冷鸢宫。
 传说中皇后的宫殿。
 说实话其实这里是整个皇宫里面积阁楼最好的宫殿,听宫里的老人说,当时皇帝娶皇后时,那是宠爱有佳,这宫殿都是专门为皇后修建,取了皇后的雅兴命名的。
 但俗话说时过境迁,烂事依然。
 什么事啊情啊都在年年岁岁中被各种各样的事给磨了去了。
 
 今年分配到这冷鸢宫里的人只有绿谷一人。
 因为皇帝不来,也不准其他人来,这里渐渐地需要下人的时候不多了,所以送过来的人很多年都没有几个。
 带绿谷到冷鸢宫的是个在宫里呆了有几年的太监了,他一眼就看破,痴痴的对绿谷笑:“钱没给够吧?”
 绿谷无奈的点了点头。
 他安慰绿谷道:“没事,虽然待遇不怎么样,但至少,皇后是个美人,也算饱眼福了。”
 绿谷苦笑。
 这个太监嘴碎又是个机灵鬼,很多事她都知道,他给绿谷一路上说了好多他听来的关于皇后的事。
 绿谷听得很认真,毕竟那之后是他要侍奉的人。
 其中,他就听到了他很想知道的一件事。
 为什么皇后会被皇帝冷落呢?
 
 小太监又痴痴的笑。
 听说啊,这皇帝特别喜欢他的小儿子,也就是当今的太子轰焦冻,十分器重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皇后把这太子的脸烫伤了,惹怒了皇帝,自然就只待在着宫里了。
 哦,绿谷点点头。
 这跟坐牢一样。
  
  
 说话间,他们在宫里转转走走,就来到了冷鸢宫,果不其然,真是老大的宫殿,朱红的墙,琉璃的瓦,金黄的门上一只凤凰正展翅欲飞,倒是好不漂亮!
 只是在着大门上,一把大大的铜锁紧紧的锁住了两只正位于凤凰尾巴的门环。
 就像是锁住了凤凰一般。
 宫墙上颜料破败,宫墙和大门都变得死气沉沉,琉璃瓦长满青苔,一看就是很久没人打理了。
 绿谷指着铜锁有些不解。
 小太监则做了个跟他来的手势:“这锁是皇帝让人上的,意思就是不准有人来,也不准皇后出来。”
 小太监带着绿谷绕着宫墙走来到了一扇不大的小门:“以后你都从这里走。”
 绿谷点点头。
 小太监见人送到,叫他去复命后转身就要走。
 绿谷连忙拉住他:“哎!这宫里还有几人在做事啊?”
 小太监歪头想了想,笑说:“我没记错的话,应该今天你到后,就是你一个人吧。”

   TBC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