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子柴樱

日漫/国漫/欧美圈都混
不定时更文/不定时画画
都很糟糕,但谢谢你的喜欢。

(轰出胜)城高塞上

轰出胜大三角

中国古风paro

太子轰×宦官久×将军胜

ooc严重,避雷注意

文风意识流

脑洞清奇

自娱自乐产物

   1
   请命进宫遇美人
  
   未时。
 昏暗的小房间里弥漫着血的味道,还有不少人的呻吟声,而在这间房间外的房间里,还时时有惨叫声透过厚厚的门帘钻进这间房间里,听得房间里的人都表情扭曲的摇头。
 绿谷也在这些人之中,只不过他没有呻吟,也没有扭曲的表情,他只有眼泪不停不停地顺着自己的脸颊去润湿枕头。
 疼,好疼,特别疼。
 即使到了现在,即使已经过去大半个时辰,那种疼也实实在在的还在着,而且有有增不减的趋势。
 他的心脏在猛烈的跳,这种疼牵动了他的肚子,一次又一次的抽痛,他的双腿已经没有了知觉,嘴唇发干,但他也没有伸出舌头去舔湿它的力气了。
 “哗——”门帘动了,一个哭喊着的人被抬了进来,就放在了他的旁边,绿谷斜眼,还能看到他扭曲到极点的表情和滴滴的汗水以及暴起的青筋。
 唉。
 他在心中叹了口气。
 
 英雄朝火历二十年3月,4年一次的宦官宫女进宫的日子。
 绿谷就是其中的一员。
 
 他本是爆豪丞相府上的一名杂役,在爆豪府爆豪胜己将军,他的幼驯染被皇帝指派征战边疆战事的第二年,他被府里一个家仆坑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报名了宫中宦官的名额。
 他母亲绿谷久子知道这件事后直接在厨房晕倒过去,府中的女主人爆豪光己也说可以帮他压下来,但他作为一个杂役,真的不想去欠下夫人的恩情,毕竟这么多年来光己夫人对他,对他和他妈妈都照顾有佳,而且宦官都是宫里的人,如果因为这种事让夫人得罪了宫里,他真的觉得不值得。
 他在安抚了自己的母亲后,在对府里老爷和夫人再三道谢后,在规定日子,到宫中报道去了。
  
 这一天,他失去了他的命根子。
 
 身下的伤口要七天才能长好,这七天里,他们只能这样躺在这个房间的床上,今年进宫的人也很多,大大的房间基本都被躺满了, 第四天绿谷能说话了,他问了旁边躺着的人,才知道这里的很多人都出身农村,因为报名宦官是有钱的,而且钱还不少。很多人为了解决家中一时的困难,就会来报名,这也是为什么宦官的人数会很多。但绿谷他并没有拿到钱,也许他知道,但他不想再去深究了。
 这几天里,他们的饭食都有人前来喂食,他们只需要躺着,但是也不是闲着,这七天里,每天都会有老太监太给他们讲宫中的礼仪,每个人都要好好听着,因为他们只能听这一次,这之后没有人能给他们讲,而在宫中,很多事都关乎着他们的性命,所以没有人不听的,每个人都听得格外认真,这毕竟也是关乎着他们性命的事。
 七天后,会有大总管来给他们分配他们该去的宫里做事。 这也关乎着他们的命运和未来。
 绿谷在爆豪府里的时候,平时都在学习和应付着他脾气暴躁的小少爷,然后做府里的各种活,很少去了解一些家长里短的事,即使后来爆豪升为将军该去边疆打战了,他也没心思去了解。
 所以,关于宫里的事,还是从一位知道的很多的小个子口里知道的。
 小个子告诉他,在哪做事就决定了这个宦官的命运。
 因为一个太监,想要好日子也要靠着自己的主人,这主人好了,太监自己也有好日子过。
 而在着皇宫里,其实没有太多地方可以去的。
 因为这当朝的皇帝——安德瓦轰炎司,只有一个妻子,也就是他的皇后,是最不得宠的,皇帝她都不去她那里,还给她禁了足。
 所以去她哪里,基本等于永无出头之日。
 除了这个皇后,皇帝再也没有其他女人。
 所以,靠妃子在这里行不通。
 这安德瓦皇帝还有4个孩子,大皇子失踪,宫里只有3个孩子。
 去大公主和二皇子那里都不错。
 但值得去的,还是太子,他的小儿子轰焦冻那里,太子轰焦冻能力强头脑好。,虽然这个太子很不待见皇帝,但皇帝对他的喜欢可以说是特别实在。
 但凡有好东西进宫里,首先第一份肯定是这太子殿里,而且听说这太子脾气怪得很,皇帝送来的东西他都不要,都送给下人了,听说在他身边的太监捞了不少好处。
 如果这几个宫都没进,要么剩下就是皇帝身边,虽然不大现实,其他也就是各部门了,其中的好处就看在什么部门了,不过听说御膳房不错,山珍海味特别多。
 绿谷听完也没多大反应,很多东西他都不太懂,他不求去到太子身边,虽然他承认太子府对他的诱惑力很大,但从描述中看,其实太子是很难相处的人,绿谷并不想去侍奉这样的人。
 要说实在的,他其实想去藏书阁,那里的书是这个朝里藏书最多的地方,这也是最吸引绿谷的地方,他在里面可以学到很多东西,等到来年出宫,也不至于一无所过。
 因为他听说过,他所崇拜的,江湖中的那个传说中的英雄高手——欧尔麦特,唯一留下来的一本武功秘籍,就在这藏书阁里。
 至于皇后那,虽说很抱歉,但他也和大家一样,不想去。
 
 七天后,大总管如期而来。
 所有人都收拾好东西,走出他们待了七天的房间,来到大堂齐齐跪下,等待分配。
 大总管姗姗来迟。首先是意思意思讲两句。然后让一个下人拿个布袋跟在后面,自己一个一个走到跪着的人跟前,弯下腰,伸出人向跪下的人要什么。
 跪着的人一看,立马识相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个钱袋,放到了大总管手里,大总管颠颠,然后满意的点点头又走向另一个。
 绿谷傻眼了。
 感情有钱能使鬼推磨啊!他心到不妙,来之前,光己夫人就给他了一个钱袋,但他因为不好意思没去接,现在想来真是一点都不明智。
 不一会儿,大总管就走到了他的面前,他跪在地上仰头看去,大总管的脸在他的眼睛里就像是恶鬼一样,他咬了咬下唇,往自己的包袱里摸去。
 绿谷有一个钱袋,是他的母亲为他缝的。
 钱袋有一个巴掌那么大,但总是装不满的,也不是府里不给他发钱或者他的钱少,相反,也许杂役里钱最多的就是他了,但这些钱他一半给母亲,一半攒下来,府中的胜己少爷每逢年生辰,定是要了他快装鼓的钱袋去买了不值钱的玩意儿。
 也不知道他要干嘛,但想想毕竟是自家少爷,年纪又实实在在小着自己,绿谷到底从来就没火过。
 而这次,虽然这少爷打战走了一年了,但进宫钱他将钱袋分了母亲一半之多,这钱袋里碎碎的铜板还真没几个钱。
 他将钱袋拿出双手捧住向大总管面前奉起,那大总管拿起钱袋,颠了颠,脸色就变了。
 绿谷想,完了。
 
 果不其然,大总管所有人走过一遍后,就直接给他分配到了那不招待见的皇后那里,走之前还甩给他一个脸色。
 
 
  

 冷鸢宫。
 传说中皇后的宫殿。
 说实话其实这里是整个皇宫里面积阁楼最好的宫殿,听宫里的老人说,当时皇帝娶皇后时,那是宠爱有佳,这宫殿都是专门为皇后修建,取了皇后的雅兴命名的。
 但俗话说时过境迁,烂事依然。
 什么事啊情啊都在年年岁岁中被各种各样的事给磨了去了。
 
 今年分配到这冷鸢宫里的人只有绿谷一人。
 因为皇帝不来,也不准其他人来,这里渐渐地需要下人的时候不多了,所以送过来的人很多年都没有几个。
 带绿谷到冷鸢宫的是个在宫里呆了有几年的太监了,他一眼就看破,痴痴的对绿谷笑:“钱没给够吧?”
 绿谷无奈的点了点头。
 他安慰绿谷道:“没事,虽然待遇不怎么样,但至少,皇后是个美人,也算饱眼福了。”
 绿谷苦笑。
 这个太监嘴碎又是个机灵鬼,很多事她都知道,他给绿谷一路上说了好多他听来的关于皇后的事。
 绿谷听得很认真,毕竟那之后是他要侍奉的人。
 其中,他就听到了他很想知道的一件事。
 为什么皇后会被皇帝冷落呢?
 
 小太监又痴痴的笑。
 听说啊,这皇帝特别喜欢他的小儿子,也就是当今的太子轰焦冻,十分器重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皇后把这太子的脸烫伤了,惹怒了皇帝,自然就只待在着宫里了。
 哦,绿谷点点头。
 这跟坐牢一样。
  
  
 说话间,他们在宫里转转走走,就来到了冷鸢宫,果不其然,真是老大的宫殿,朱红的墙,琉璃的瓦,金黄的门上一只凤凰正展翅欲飞,倒是好不漂亮!
 只是在着大门上,一把大大的铜锁紧紧的锁住了两只正位于凤凰尾巴的门环。
 就像是锁住了凤凰一般。
 宫墙上颜料破败,宫墙和大门都变得死气沉沉,琉璃瓦长满青苔,一看就是很久没人打理了。
 绿谷指着铜锁有些不解。
 小太监则做了个跟他来的手势:“这锁是皇帝让人上的,意思就是不准有人来,也不准皇后出来。”
 小太监带着绿谷绕着宫墙走来到了一扇不大的小门:“以后你都从这里走。”
 绿谷点点头。
 小太监见人送到,叫他去复命后转身就要走。
 绿谷连忙拉住他:“哎!这宫里还有几人在做事啊?”
 小太监歪头想了想,笑说:“我没记错的话,应该今天你到后,就是你一个人吧。”

   TBC
 
  
 
 

深夜半小时摸鱼的佣兵
指绘真的真的太麻烦了!!!
说实在的,特别喜欢酷酷的佣兵。

并不是很重要,给依旧关注我的小可爱们

因为这里手机的原因,导致之前的铁虫文 dear 以及锤基文 嘿!breath!的文本丢失了,保存好的写完的章节也丢失了,只能重新码字,所以,我以后会把铁虫和锤基的这两篇文的修正版重新发一下,对不起了,很久很久都没更文了(⋟﹏⋞)

『胜出』我们之间

『胜出』我们之间

CP 胜出

不是ABO但有生子

人物OOC严重

自娱自乐产物

有其他cp爆茶/轰百等的出现,但是因为铺垫不是正儿八经的写所以不加tag,戏份也不会多,避雷注意!

0

  有一个人,是他的全世界。

  有一天,在火光爆炎中,那个人向他拼命喊着些什么。

  他听不见,他只能瞪大眼睛看着他张大的嘴和狰狞的表情。

  他想要凑过去,凑近他去听他所说的话。

  但是他动不了。

  他一向前倾身子,那人的表情就变得更加难狰狞。

  他只得紧咬着嘴唇,面露惊恐十分。

  突然,爆裂声响起,那人大叫着被卷进火舌,火焰肆虐着向他扑来,那火焰盖住了他的脸,戳着他的眼睛,刺痛的感觉让他流下泪来。那火焰也带来了那人的大叫。

  那人叫着:

  他叫着:

  “小胜!快跑!!!”

1

  在噩梦中醒来,爆豪满头的汗水,这个梦他做了无数无数遍,无数无数次,他都梦见他死掉时的场景。

  那个废久混蛋,死了都要缠着他。

  他暴躁的抓起被子擦了擦他头上的汗,说实话,他死去时的具体场景他记不清楚了,但是在梦里,他却动不了,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每次醒来仔细想想,那是的那种情况,他都能救下他来,但是为什么他动不了,他不明白,但他从不为此自责,因为绿谷在他心目中也只是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让人烦躁的幼驯染而已,只能说得上是可惜了,毕竟绿谷也继承了欧鲁迈特的能力,以现在这样的情况来看,算不算得上『ONE OF ALL』失传了啊。

  这么想着,他转身进了厕所洗漱。

  再出来时,他晃到厨房,长桌上,一份简单的日式早餐,和一张字迹清秀的便条:

  给胜己:

  今天我做了早餐,不过看你还在睡觉,就不打扰你啦,好好休息!新的一天也干劲十足!

                                                      茶子

  哟!难得她竟然做了早饭。

  爆豪拿着便条玩味的看着,摸了摸桌子上的早餐,已经变得冰冷,他只得丢到微波炉里让他重新加热,自己则做到了凳子上等他的早饭。

  一年前,他和丽日御茶子结了婚,是他求的婚。

  从雄英毕业后,他就进了东京一家事务所工作,打拼了3年后,在他21岁时也在东京成立了一家事务所,靠着他NO.2的名号,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事务所的人数已增加到80人,可以说事业有成了,但是,恋爱经验为零。

  眼看着要到22岁了,也怕被自家老太婆催婚,他寻思着找个人结了婚,也免去很多麻烦,但是,英雄中很多基本他都看不上,唯一能入他法眼的,他仔细寻思后,也只有曾经同班的八百万和丽日了,八百万算了,于是,他将目光放到了丽日身上。

  当然没有一来就求婚,他打听到丽日在东京的事务所,先是找到她向她告白,在她十分惊恐的表情下得到了肯定的答复,然后像很多男女一样,约会,同居,才是到了求婚。

  也就是在一年前,他们结婚了。

  他请了同期的同学和老师,大家都很给面子的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到了他的婚礼,不仅是同学,不知道媒体在什么时候得到了他结婚的消息,可以说,他的婚礼现场真的是水泄不通十分拥堵,不过嘛,他自带的谁靠近杀了谁的反派气质但是也让媒体没有太嚣张,于是,在媒体直播全国人的观看下,他完成了他一生中重要的婚礼。

  值得说的是那天排名NO.1的轰也来了,他在学校就看他很不顺眼了,一方面是他们都是强者,强者之间很难融洽,毕竟他们自身的性格都不是太好,另外就是绿谷的死了,要知道,当年轰对绿谷的喜欢那可以全校皆知的,轰为了追绿谷也是花了好多功夫,但是还没追到手绿谷就死了,

这件事说来也有他的责任,毕竟绿谷是在他面前死掉的,他没能去救他,而他明明是有能力去救他的,也不怪他会恨自己了。他也试着想过,也许,那时在场的是轰,那么是不是废久就不会死了,到这都是过去式了,毕竟轰那个家伙在他结婚后半年也和八百万结婚了。

  不得不说,丽日真的是个很好的女人,可以说很可爱了,也很体贴,爆豪从不后悔会去取了她,应该还可以说,是庆幸吧,丽日可以把他照顾的很好,但是他们都是职业英雄,虽然结婚后爆豪希望丽日能来自己的事务所,这样她也就可以不用太忙,但丽日很坚决的拒绝了,她不希望结了婚就变得不像职业英雄,爆豪不想强迫她。不过这也是她的可爱之处吧,这份倔强和坚强,和爆豪所认识的高中的她一模一样,也是因为这份可爱,让爆豪也选择了他。

  “叮——”微波炉发出提示声,爆豪起身去拿他的早饭,职业英雄和不同事务所的关系让他们之间的作息基本都是不一样的,昨天是爆豪的夜班,他凌晨4点才回到家,那时的丽日早睡了,因此他今天可以中午再出现在事务所,而丽日也是早班,6点就出门了。

  职业英雄真是辛苦,爆豪边吃边这么想,但是他从不后悔,他可是英雄啊!

  此时的东京练马区,一个小孩子正拉着一个绿色长发的人的衣角,一只手指着橱窗里的爆杀卿的手办,一手拼命的摇着他的衣角:“买一个,妈妈!给我买一个!”

  绿色长发的人看着橱窗里的手办有些出神。

  孩子见他出神,便开始捶打他的大腿:“妈妈!妈妈!”

  绿色长发的人回过神来,他抱起脚边的孩子:“好好好,小胜,给你买。”

  有些颠簸的走进橱窗里放着爆杀卿手办的店里。

TBC

  

『嘿!brother!』

『嘿!brother!』

锤基

阿斯加德背景私设

人物ooc严重

纯属自嗨,避雷注意

0

  Loki犯了很严重的错误,奥丁剥夺了他的法力,将他流放至阿斯加德一旁的一个小行星上。

  这颗小行星也是阿斯加德的附属地,但只有无边的黑暗和荒漠,他将在这里同工人劳作。

  非经召见,永世不得回到阿斯加德。

  皇后为他求情,他的哥哥Thor也在求着父王。

  但看着毁了一半的宫殿和受伤了的子民们,奥丁终是没有留情。

  派送Loki的有两个侍卫,他们将送Loki到达目的地。

  Loki走的那天,皇后和Thor来为Loki送行,奥丁不允许他们到彩虹桥的那头,于是他们便在彩虹桥这头等待。

  Loki被粗实的锁链捆着,他的眼睛尽显疲惫,没有了往日的风采。

  皇后哭着说他傻,交代他要保重自己,自己会为他去求情,Loki安抚着皇后,对他点点头,也要她保重自己。

  而Thor则调侃Loki这下终于可以消停了。

  Loki笑笑没说话。

  临走时,他突然凑上Thor,Thor吓了一跳。

  只听他的弟弟在他耳边说到:

  "see you my brother!"

  语气高兴得让Thor皱眉。

  然后Loki头也不回的走上了彩虹桥。

  Thor只看到他的黑发在微风中翘起。

  然后Loki并没有到达他的流放之地,他在彩虹桥开启前一秒挣脱了侍卫,调转了彩虹桥目的地。然后消失在以前彩虹光线之中。

  奥丁知道后勃然大怒。

  他下令一定要找到Loki。但就连海姆达尔也看不到他在哪里。

  Thor想起了Loki临走前在他耳畔的话。

  他走遍许多地方去找他的弟弟。

  但一无所获。

  转眼间,就是200多年了。

  

  丽莲娜尔,是一个距离阿斯加德很远很远很远的一个小行星。小行星上有一个人口为10万多的小国,加上皇都玛莎拥有8个小城市。行星环境很是不错,有山有水奇怪的植被覆盖率高,且天空总是呈现粉红色。

  这里的人民长得和地球人一样,但是要高大得很多。这里的平均身高为3米左右,一个二个又大又壮。

  然而,在距离皇都最远的,规模最小最落后的夏城中,有这么两个人格格不入,他们相比丽莲娜尔人来说真的实在是太小了,最高最大的一个也只到丽莲娜尔人的腰以上,更别说他们中的那个小孩了,他只有丽莲娜尔人的手臂长,他们两个在丽莲娜尔人中就像一对可爱的娃娃。

  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男孩。

  男人有一头乌黑及腰的长发,美貌的脸上长着一对碧绿的眼睛,一张薄唇能说会道,凭着三寸之舌的功夫男人可是在夏城有些不小的名气。

  男孩则有一头及耳的金发,不过5岁大就有一张英俊的外表,一绿一蓝的眼睛在笑起来时不自觉都要勾走女性的魂魄,虽然小只,但深受夏城女性们的宠爱,无论年龄大小。跟男人一样的巧舌如簧。他两个在一起,能把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黑的,夏城里可没有能说得过他们的人。

  男孩是男孩的儿子,而且是男人自己生下来的,这点夏城里的人都知道,因为男人是挺着肚子来的。

  男人说:"我是男人也会生孩子的种族。"

  哦!忘了说,男人叫Loki,男孩叫Theobald。

1

  "喂!Loki!起床了!!!Loki!!!"

  熟悉的大嗓门在耳边响起,Loki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透过薄纱制的窗帘,Loki发誓他看到的是微泛光亮的天空。

  "Oh!该死!"Loki这样想着,他烦躁的抓了抓头,将自己的头埋到了枕头下去。

  "Loki!!!醒醒!!!你这个大懒虫!!!现在都什么时候了??!!!Loki!!!"然而楼下的大嗓门还是在持续的叫着,接连伴随的是楼下木门发出的敲击声。

  声音不小,惊动了一旁睡着的孩子。

  "Oh!天呐!这什么声音?"他的说话声有些含糊。

  "别管了,是Alisa那个女人,天知道她这么早要干什么?"Loki抱怨道。

  "唔…好吧。"男孩答应,转了身子,将自己往Loki怀里缩了缩,试图隔绝楼下传来的声音。

  然而声音越来越大了,敲门声也越来越剧烈。

  "天呐,Loki!你快下去看看吧!"这声音让他无法入睡。

  "不去,我不想起,过一阵就好了。"

  "不!Loki!要是不应的话Alisa会一直叫下去的,她是这样的人,这个声音让我睡不着觉,求你了,Daddy,就算是为了我…"

  "你以为叫Daddy就有用了?不去就是不去,我觉得这声音还行,我睡得着,你听不下去你去。"

  "…"

  Theobald一脚踹到了Loki身上,别看他只是个5岁大的孩子,力气可不是一般的大, 睡在床边的Loki竟生生给他揣了下去。

  坐在地板上的Loki不敢置信的看着床上睡着的儿子,咬进了腮帮子:"好!你狠!"说着从地板上站了起来走下楼去。

  床上的Theobald嘿嘿笑了两声。

  待到Loki将门打开,Alisa就气冲冲的冲了进来,他看着头发乱糟糟的Loki,向他抱怨道:"呵!Loki!我可是在楼下敲了好久的门了,都这个点了,你怎么还睡?!"

  Loki也挺气的:"都这个点了?这才几点?!一般人不都还在睡吗?"

  "Oh!!!今天可是例外,这个点大家早起了。"

  "今天?"Loki疑惑,他不记得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

  "天!你别不是给我忘了!!!今天可是萨米日,大家都早早的往港口去了,我记得我昨天可是和你说过的,还特地要你早早的起。"她走到Loki家里厨房旁挂着的日历旁,点着上面用红色圈出来的日子:"我可是提前有帮你圈出来的,你都不看看的吗?还好我今早来叫你了,不然你又要睡到什么时候?"

  "萨米日啊…Alisa,我真的不想去。"

  "不行!你都已经错过了两次了,你知道这萨米日要等多久吗?80年!!整整80年!!你今天必须去!再说,让Theobald也好好去看看。"

  Loki还想推脱,但是Alisa已经拉着他到楼上去叫Theobald了,还把他丢去换衣服。

  "好吧。"Loki无奈。

  萨米日,算的上夏城的一大节日,在这天,在夏城的阿尔河港旁的广场上,将会有一个不一般的集市,在这天,远航的船队们会带着满船的货物和海产回到夏城,因为丽莲娜尔上的8座小城都是独立分布在海洋上,彼此都没有相连,如同8个小国但却是一个国家,所以船只和飞行器就成了丽莲娜尔最主要的远行交通工具,不过飞行器成本太高,总不是运货的首选。

  这几只船队,有来自夏城政府的船,也有夏城豪商的船,他们从别的城市带来夏城没有的货物及海域里打捞海产,他们会在每80年的同一天回来,并在这天把东西兜售给夏城的人们,各种稀奇的东西集中在一个小广场上,夏城的人络绎不绝,他们带来金币,买走他们喜欢需要的东西,金币碰撞声好像成了这里的背景音乐,随着萨米日的发展,在后来,还有夏城人在小广场上摆起了小吃,还有舞女演员在这里搭台表演,渐渐地萨米日有了一副繁华的样子。很多人会攒上一年的金币,就为了这一天的消费。人们为了好叫这每80年固定好的一天,便用第一任夏城政府船的船长萨米船长的名字命名这一天。

  而为什么萨米日会每80年一次,这全是因为丽莲娜尔这个星球的原因。

  这是个非常神奇的星球,天是粉色的,偶尔有蓝,这个星球海水的面积比陆地的面积大得多,可以说几乎整个星球都是海水了,而且这可不是普通的海水,在四季这些海水都不一样,春季是海水,夏季是果冻状的胶体,秋天是火海,冬天则是藏满刀剑的冰面,因此,在这四季中只有春季是可以航行的,而丽莲娜尔的季节没20年更迭一次,这也就是为什么萨米日每80年一次的原因了,而为什么萨米日只有一天,则是因为船只的问题,说起来这也真是非常的奇怪,丽莲娜尔的海子非常的奇怪,即使是春天的海水,也对船的重量有些一定的要求,一旦过了这个重量,船必沉,因此,即使是80年一次的盛日,能够交易的东西也不是十分的多,能够保证一天的交易,那已经是很不错了。刚知道这种事的时候,Loki真的是给了够够的嘲讽。

  让Theobald早起Theobald其实是拒绝的,但是想想要去集市,他又是十分开心的,拜Loki的恩赐,他错过了两届,他可是真的十分好奇那里有些什么,听说丽莲娜尔其他城市的货物也会在集市上有,那都是些古怪又漂亮的东西,他记得他看到过隔壁Alan有一个小木箱玩具,这个木箱里面有一只小马,当你打开木箱的盖子后,它会跳出来吓你一跳,并在你的身边快跑,又回到箱子里去。这让Theobald震惊了好久,也眼馋了好久,但是这种玩具不是夏城能做出来的,这还是Alan的爸爸在萨米日集市上给他买的,听说是北边梦娜城的玩具。

  今天终于能去了,Theobald开心死了,他已经打算好了要狠狠地宰Loki一笔,Loki可别想和他找借口,他早就看到了Loki厨房柜子底下的钱箱,而且出门时,他还特地的提醒了Loki带上钱,特别是厨房那里的,让Loki脸黑了好一会儿。

  他牵着Loki的手,由Alisa带着,一起向集市走去。一路上,他看到家家户户都出门,大大小小的有说有笑的向集市的方向走去。

TBC

  

 

  

  

  

  

  

『铁虫』dear

『铁虫』dear

怀孕生子

非ABO

人物OOC严重

避雷注意

10

  “欢迎回来,Peter。”May正在厨房里做蛋糕,他对于Peter越来越喜欢吃她做的蛋糕感到开心,这让她充满动力并且最近又开发了几款不同的味道。

  和以往不同,Peter没有丢下书包就回房间,而是来到了厨房门口依在门框上,看着

May忙碌的身影。

  May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转过身问他:“怎么了?Peter?发生了什么事。”

  Peter捂着肚子,眼神上下飘忽,他扯着自己的衣角,犹豫了半天,才和May说到:“May,我有话和你说,很重要的事。”

  Peter的态度让May奇怪:“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可以吃完饭再说吗?”

  “不可以。我们一定要现在说。”Peter表现的很坚定。

  May眨眨眼:“好吧。”她擦擦手,出了厨房。

  他们在沙发上坐下,Peter看着眼前的May,May那种探索疑惑的眼光,他突然很怂,他不知道怎么开口。

  但最终他还是长呼一口气,将自己的衣服拉了上去,露出了自己的肚子。

  他对着因看到凸起肚子而震惊的May说:“May,我怀孕了。”

  “What?”意料之中的震惊:“Peter你不可以骗我?这是恶作剧吗?”

  May一脸震惊同时又很生气:“你是男生,你怎么可能会怀孕。”

  “不不,May,我没有骗你,这是真的,这不是恶作剧,我真的怀孕了。”

  May看着Peter的肚子,她开始大吼:“Peter!你给我清醒一点!你告诉我你到底要怎么怀孕,我告诉你你不可以用这种事骗我!你一个男生怀孕了,你是在怀疑我的智商吗?我很生气!Peter!!”

  “不不,May,我真的没有在骗你,我真的没有。”Peter不停地摇头:“我没有骗你,真的!”

  Peter的坚持让May生气,她站起来大吼:“我再说一遍,Peter,你告诉我一个普通男生要怎么怀孕。”

  “可我不是普通男人。”

  “What?”

  “May,我是蜘蛛侠。”

  “哈?”

  “是的,我是蜘蛛侠。”

  “May,我是蜘蛛侠。”Peter抬起头来看她,眼中里已经有了泪花。

  之后他们的争吵就开始了,其实过多的是May对Peter的指责,她一开始在指责她的各种不是,后来,她哭了出来,她哭着问他为什么什么都不和她说,为什么不告诉她她是蜘蛛侠,为什么会怀孕,为什么,为什么,许许多多的为什么对Peter来说就是在诉说着对May的各种疏远和隔离。

  Peter是写了张草稿的,这张草稿可以帮助他很完美的带过这个话题,他背得这张草稿,但是看着眼前哭泣的May,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只能看着哭泣的May,跟着她一起掉眼泪。

  两人错过了饭点。

  冷静下来后,May擦着眼泪,又重新坐到了沙发上,她看着眼前的Peter:"很高兴你能和我说这些Peter,抱歉我刚才太激动了,你和我好好说说吧,关于你是怎么成为蜘蛛侠的。"

  Peter点点头,他将自己成为蜘蛛侠的所有过程包括之后去Stark工业实习其实就是因为收到了Mr.Stark对于自己能力的邀请。

  May点点头:"其实我也不是没有怀疑过你是不是蜘蛛侠。"

  Peter十分疑惑。

  May笑了:"因为Peter你掩饰的太明显了,我说过我知道你都每晚每晚的溜出去,这是我知道的,你消失在学校里,我也是知道的。我很了解你,我相信你是不会因为贪玩才跑出去。"

  她深呼一口气:"其实也不是没有心里准备,只是也想知道自己的猜想对不对,也是在等你对我说,也是希望着自己的孩子不要是经历这么危险事的人。哪怕你有着能力。"

  Peter摇摇头:“May,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May笑笑:“我只是这么说,事实上你是蜘蛛侠。也瞒着我去做很多很危险的事。”

  “对不起,May。”

  “没事的。”May摇摇头:“所以你的怀孕是因为蜘蛛侠的原因吗?”

  “是的。”

  “孩子是谁的?”

  “…”Peter犹豫了一会儿,才说到:“Mr.Stark。”

  May没有表现出来太大的震惊,她只是点点头:“嗯嗯,有想到了。”

  “为什么?”Peter不解。

  “因为你表现的太直接了,你对Tony的那种热烈的喜爱,我的傻Peter,你可能永远都看不到你看到或者听到Tony时的那种表情,我是个女人,我对这种感情很敏感,因为这就像我当初看你的Ben叔叔一样。这是种对爱人般的渴望,我能看得出来。”

  “May…”

  “我虽然真的很不喜欢他,但我不会反对你们在一起,可是Peter你要知道,Tony他订婚了,他已经和Pepper订婚了,他们是要结婚的。”

  “我知道,我知道的,May。”Peter垂下眼去,他不再看着May,他玩着自己的手指想要缓解心头的难过。

  “唉…”Peter的样子被May看在眼里,她真的十分心疼眼前的孩子:“所以,Peter,Tony知道了你怀孕吗?或者Pepper,他们有没有对你的怀孕做什么安排。”

  “没有…”Peter的手指被水滴砸中:“没有,May,他们都不知道,可以说,到今天为止,除了Ned没有人知道了。”

  “May…”他哭得很慌张:“我不敢告诉Tony我有了他的孩子,还是两个…”他的委屈似乎被压抑到了极点:“我不敢和他说,真的不敢,我听到过他说他不想要孩子,我真的怕我的怀孕会让我和他之间的关系破裂掉,真的,我真的很喜欢他,但我真的不想因为我怀孕了,或者他和Ms.Pepper订了婚就这样结束了。可是我也真的不想让我和他的孩子消失掉…”

  May抱住了哭得发抖的Peter,她能感受到他的肚子那里有一个“屏障”在隔开两人的距离。这是Peter的孩子,May知道,这么大的肚子她都能想象得到Peter要怎么担惊受怕的隐瞒所有人,他对这个孩子感到心疼,她抱住Peter,除了抱住他她也做不到任何的安慰。

  终于坦白后Peter总算在May这边心里有个底了,哭过之后他带着May来到了他的房间,用自制的B超机让May看到了他肚子里的孩子。

  两个小家伙。

  “Oh my god!!!!”这是May的所有反应,她到底是女人,对孩子的那种母性是与生俱来的,这比Peter这个男人要好多了,她详详细细的了解了Peter所有的怀孕经历,给他制定和科普了更多东西,虽然很多她也不一定能说明Peter用不用的上。

  晚上的时候,Peter给Ned发消息:结果不错。以后见。

  而第二天,May就前往Peter的学校给Peter请了长假,在走廊上她看见了Ned,在教育他后还请他以后来家里多和Peter玩并且对他发出了晚餐邀请。

  而May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婶婶,她纠正了好多Peter的错误习惯,并且充分开启了自己婆婆的只能对Peter可以说悉心照顾,她不再在家里做饭而是去购买营养餐,也许她也是知道自己做饭很…糟糕的。

  而对于Peter蜘蛛侠的工作,她也开始了一部分的帮助,就是在她每天下班后,她也会在自己的工作岗位附近绕绕,算得上Peter的另一只眼睛,在纽约市巡逻了。

  这真的让Peter受宠若惊了好久好久。

TBC

『铁虫』dear

『铁虫』dear

怀孕生子

非ABO

人物OOC严重

避雷注意

09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Peter的肚子也在一天天的变大,透过B超,他发现肚子里裹住孩子的茧在一天天增厚,他不得不一次次改进B超机来看清他肚子里的两只小家伙,而这也是他肚子要比平常的孕妇要大的原因了。

  他很快穿不下衬衫,他已经扣不上肚子那里的扣子,而有时宽松的T恤也能轻易的让他的肚子凸显出来,而之前感冒药的那场风波,让他不得不减少出行巡逻的时间,至少是减少他换上战衣出行的时间,这让他很是苦恼,而同时让他苦恼的事,还有迟迟未归的Tony。

  距离Tony离开已经有两个月了,两个月以来,Peter只有Tony在一个月前发来的视频和

一个星期以前从尼泊尔寄来的一件礼物——一个泥塑的蜘蛛侠模型,Peter发现在那底座有几个单词,他仔细一看,虽然刻的歪歪扭扭,但Peter还是认出了那是Tony的字:my love

  我的爱人。

  这是突如其来的惊喜,让Peter开心了一个白天加一个晚上,同时,他又不得不开始担心起Tony。

  Peter这两个月来经常关注着新闻,但千万条新闻没有一条来自尼泊尔,至少没有一条是来自尼泊尔关于Tony他们的,他找到过Happy,但Happy只是告诉他只需要等待Tony便可,甚至他还在有一次见到了Pepper,Pepper请他喝了下午茶,他告诉Peter很多,但她也和Peter说让他相信Tony。Peter便抱着这席话一等再等,他时常坐在复联的房顶,那里很高,视野很开阔,可以看到整个纽约市,也可以看到,Tony的办公室,那里冷冷清清,一个人影也没有,这让Peter很落魄。

  Peter知道,Tony能寄礼物过来,甚至还是泥塑,说明他的处境其实可能并不那么困难和窘迫,但是他又实在想不出什么可以脱住Tony那么久,即使是两颗无限宝石和九头蛇,而且再说了,复联的大家都出动了,不可能需要这么长的时间,但是事实上,他们确实是去了两个月,并且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还需要多久,他很懊恼,他想着早知道他就直接告诉Tony他怀孕了,把他留下来,同时又自欺的摇摇头,要是Tony知道他怀孕了,那直接就是叫他堕胎结束关系了,更何况他怎么会为两个来历奇怪的孩子停下自己的脚步,Tony不会为任何停下他的步伐,Peter是那么清楚。

  被这样的事烦恼着,又要烦恼着自身,都不说巡逻什么的了,Peter觉得,可能怀孕的事要瞒不住May了。有一次在吃饭时,他都能感觉的May盯了他的肚子好久,并且在晚饭结束时问他:

  “Peter,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这让Peter受宠若惊,毕竟那天,他穿着他衣柜里最宽松的衣服,还在吃饭时不停吸住自己的肚子,这样都能被May看出。吃完饭的他,在自己的房间里,透过镜子看着自己隆起的大肚子,靠着门,咬住牙,捂住脸哭了出来。

  纸总是包不住火的。Peter从没想过自己怀孕的事能瞒住May,但至少不那么快,可是他的肚子里的两个孩子让Peter不得不尽早的坦白。

  时间越长肚子越大,两个月到三个月的这段时间,Peter很顾不上Tony,他每天都在斟酌自己要怎么和May去说,他知道她一定会生气,但她又希望她不要那么生气,他在学校里和Ned商量,Ned告诉他:

  “你最好原模原样的照实说,只是话可以委婉一些之类的,这对May比较好。”

   Peter点点头,将脸埋进了自己的手掌。

  这个月来,他打了许多草稿,将事情的经过委婉又漂亮的写下,并不停地背这张草稿。同时,他也在安排着学校的学业,肚子越来越大就表示他不能在来学校,因为他的肚子已经瞒不住其他人了,当然,这也是和May坦白的时候。

  终于,在三个月后的一天下午,他抱着一些攒下来的化学原料,这是他在家时需要制作蜘蛛丝的材料,不够的之后Ned会在实验室为他拿,还有一些书,在学校大门和Ned告别,今天晚上,他将和May坦白一切,之后除了巡逻,他不会再出门,他要静心养胎,而和Ned的联系只能通过手机。

  分别时,Ned告诉他:“一切会好的,Peter,我会继续巡逻,你要加油。”

  Peter抿着嘴,点点头。

  他坐地铁回家,一路上,他不停默背着草稿,他很紧张,因为他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May会向他发火,她会哭,她会震惊会绝望,这是他不想看到的。

  Peter一紧张便出汗,但家门口时,他竟然已湿了后背,他瞪大了眼睛看着禁闭的房门,右手就拿着房门的钥匙,竟在白色的房门上看到了黑色的污点。

  Oh!该死。

  他猛的眨了眨眼睛。

  然后深呼一口气,打开了房门。

  “我回来了。May。”

TBC

『铁虫』dear

『铁虫』dear

怀孕生子

非ABO

人物OOC严重

避雷注意

8

  看来Tony是早走了,Peter这么想着,他起床后在卫生间里将自己清理干净后就快速的来到学校,但还是迟了一节课。

  午饭时,他和Ned的日常对话从曾经的Liz变成了Peter肚子里的宝宝,Ned告诉Peter他在他阿姨那里打探来的孕妇情报,比如可以吃什么,不能吃什么,还有孕妇期间要适度运动,怎么运动,虽然这些Peter早在网上查好了,但他很乐意听Ned和他再说一遍,他记得Ned和他说:"这些其实是孩子爸爸的事,他们比平时更加关注和爱护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但你的孩子不能让Mr.Stark知道,所以我作为你的兄弟朋友和蜘蛛侠的幕后,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这话听得Peter怪怪的,但他还是很感谢Ned。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虽然说是可以用手机或者Karen和Tony取得联系,但是Peter可不敢这么做,他很怕他在Tony作战或者潜伏什么之类的打扰到他,让他分心,于是只有默默地等Tony主动联系他,但一个星期以来一直没有,他只有通过新闻去了解Tony那边发生了什么,但几乎寥寥无几,尼泊尔那边不大不小的事情也看起来和Tony他们没什么关系。

  于是,他只有去找Happy,但Happy也是苦笑说:"Peter,你觉得我敢去联系boss吗?"

  Peter说不出话来。

  白驹过隙,这第二个星期也终是来了。

  两个星期以来,他只在第二个星期的星期六的傍晚接到了Tony发过来的一段影片,是的,不是视频通讯请求,而是影片。

  影片里,Tony的脸上多了一道划痕,但看起来气色还不错,神色很轻松和高兴,不过,他并没有说自己要回来的时间,只是告诉Peter他们遇到了些问题,不过也在掌控范围之内,只是还要花点时间,他们暂时回不来了,要Peter照顾好自己,有什么需要就去找Happy,他的Tony深爱着他。在他的背后是设备齐全的一个石墙房间,众人都在,虽然看得出大家都受了些伤,但是大家的兴致都很高。看起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Peter这么想,他很开心能看到Tony传来的影片,同时又为自己需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再见到Tony感到难过,不过,在后来这成了Peter所庆幸的事,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很快,Peter就顾不得去注意Tony那边的事了,因为一个多月过去了,他的肚子开始慢慢凸显出来,只突出了一点,有些像一个小胖子,他站起来时能看到自己的肚子有了一个弧度,坐起来的时候会堆积起来,这让他的腹肌开始被撑得平滑,Peter有些欲哭无泪,但是没有办法,谁让他怀着两个孩子呢。

  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发现他不能再穿他的战衣了,因为他发现他穿上战衣后,那紧贴的衣服会让他的肚子显现出来,虽然这点大小并不能让人们认为他怀孕了,但是他也不想听到蜘蛛侠吃胖了这样的字眼啊!

  他找Ned抱怨,Ned告诉他你可以在你的战衣外套上超大的卫衣或者外套,这样人们可能会觉得他们的好邻居蜘蛛侠也许只是得伤寒冷了需要加衣服。

  Peter反驳:"可是Karen会自动调节战衣内的温度啊!"

  Ned摇头:"但是人们可不知道这件事,事实上,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事。"

  这是个好建议,Peter很快的就采纳了,于是,油管上的蜘蛛侠开始每天都穿一件很大的卫衣帮助别人,这让油管上好多蜘蛛侠的粉丝都希望他们的好邻居蜘蛛侠的伤寒可以快点好起来,还有人在得到帮助后向他塞上一盒感冒药。

  Peter想,这真是最好的情况了,不久,他房间的一个抽屉里已经满满塞满了感冒药,但是他并用不到,无奈下他只有将药分给了Ned和纽约每天路上的流浪汉。

TBC